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骆冰淫传 第十三章 失晚节半百英雄悔扒灰
骆冰淫传 第十三章 失晚节半百英雄悔扒灰
在「虎威镖局」的书房里,「笑孟尝」莫尚义坐在宽大的书桌后面,正仔细的擦拭着手上一块缺了角的玉珮,脸上已不见了平日惯有的笑容,代之而起的是一片哀戚与落莫,今天是他唯一的爱子「小孟尝」莫广平的週年忌日,他还清楚的记得:   一年前的今天,儿子英姿勃发的对着他说:「爹!您放心!我一定赶在小年夜之前回来,给您作五十岁大寿,这里离开封不算太远,这趟镖又轻鬆,没有镖车、也不用趟子手,我和李镖头的行程可以自由掌握,绝对不会误事的!」   说完还拍了拍背在背上的锦麟包袱。那是三天前一位客人指名要他亲自护送的一对「七彩琉璃瓶」,封装在一个精緻的木盒子里,说起来价值并不是很高,可是客人说这是传家宝,里面还藏有天大的秘密不能为外人道,并且又出了很好的价钱,所以当时并没有仔细的检视就收下了;对方也很诚恳的说道:   「我听闻武林中流传着一句话,说是--『江南慕容半边天,难抵金陵两孟尝』,久闻莫老镖头父子大名,这回这么一样小东西实在不敢劳动老镖头大驾,但是它对我实在太重要了!所以希望能由少镖头亲自护送,酬劳上我可以再多付一点。」   原来这莫广平无论是相貌、身材都与乃父相似,就连声音、动作也有九成接近,父子俩同样喜穿白衣,个性也一般的豪爽、好客,所以武林同道就以「小孟尝」称之,那年才二十八岁,犹有青年心性,所以听得对方恭维之词,禁不住沾沾自喜,当场就答应下来。   谁知出行当天还不到黄昏就奄奄一息的被送了回来,整个后背上血肉模糊、一片焦黑,上面还沾满了铁莲子、铁蒺藜等暗器,有些都已穿透前胸。而当时他只挣扎着对着媳妇说了几句话之后,便费力的从怀中掏出一方玉珮,颤抖的交到「笑孟尝」手中,喊了一声「爹!寿……寿……」就断了气。   根据同行的镖师回报:出事地点是在离金陵城约八十余里路的地方,四周非常空旷,只有在离官道数十丈远处有一片半亩大小的桃林,当时他们正在休息,他到林子里小解,突然听到「轰」的一声大响,回头一看,莫广平已躺卧在血泊中,背上的木盒子炸得四分五裂,吓得他赶紧将少主人送回镖局。   这件事立刻轰动了江南武林,红花会及一些相好的帮派、亲朋倾力的调查了一阵子,却是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,成了武林中的一桩悬案。   「笑孟尝」不胜稀嘘的歎了一口气,眼眶里已浮现泪光。这时候只见「六月飞霜」易守节匆匆的走了进来,对着莫尚义施礼道:   「舵主!」胜宝斋「李老闆派人过来说:如果您方便,希望您早一点过去,他们家二姑奶奶已从江北到了,想先与您见个面,……您又想起平少爷了?」   莫尚义摇了摇头、苦笑了一下,站起来说道:「没什么!守节!今儿个日子特殊一点罢了!……哦!对了!通知桂英没有?」   「少奶奶说她今天不方便,不去了!」   「可怜的孩子!难为她了!……唉!也许我真是害了她!」   易守节叉开话题,道:「舵主!李家为什么偏偏要挑选今天这个日子呢?他们……」   莫尚义摆了摆手,歎口气说道:「守节!你不要多心!不会的!这只是巧合罢了!振鹏和我几十年老兄弟,再说琳儿的婚事拖到今天,我也有一部分责任,不过……唉!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?」   「笑孟尝」的思绪好像又飞回到往事里……三十年前他刚设立镳局时,李振鹏已是东城最大的古玩店「胜宝斋」的老闆,因为生意上的往来,两人逐渐成为无所不谈的好朋友,连带着两家也成为通家之好。   这李振鹏有一位小他十岁的妹妹云姑,从小就不让鬚眉,嚮往武林生活,当两家相熟之后,便不时的缠着莫尚义教她武功,久而久之却暗生情愫,态度十分大胆,不时的纠缠,逼得「笑孟尝」经常要藉词离开一阵子,直到她嫁给了庆亲王的护卫领班「霸王枪」萧布之后,才断了来往;可是这莫、李两家的儿女,自小青梅竹马,感情非常的好,双方父母也有意日后结为秦晋。   哪知道后来发生的两件事使得事情起了变化--首先,「笑孟尝」的妻子独孤瑛红突然得了急诊病故,那年莫广平才十三岁,第二年就被「衡山剑隐」收为关门弟子,一去四载,回来时身旁陪着一位丽人,乃「衡山神尼」的俗家大弟子「赛桂英」叶秋雨。那一次见面就给「笑孟尝」带来了极大的震撼,原来这叶秋雨笑起来和他死去的妻子竟有几分相似,所以在她那一个月的作客期间,「笑孟尝」感到自己的一颗心好像又活络了起来。   当叶秋雨离开以后,李家的小姐如琳便不时的来找莫广平,很快的两个人又回复到像儿时般的亲密,然而过了两年,李振鹏暗示可以去提亲时,莫广平却表示他对李如琳只有兄妹般的感情,不可能结为夫妇,并且要求要和叶秋雨成亲。当时「笑孟尝」本想以「赛桂英」的年纪足足大了三岁而加以反对,依莫广平的事亲至孝,相信他会遵从父亲的安排,可是「笑孟尝」私心底却希望每天都能看到叶秋雨,或许他是想从她的一颦一笑中捕捉亡妻的影子吧,(这也是别人不明白,为什么他平时不唤媳妇的名字,而以「桂英」称之的缘故),所以最后是婉拒了李家的婚事。   可是这李如琳却从此之后不再谈论婚嫁的事,依然像平日一样常来走动,和叶秋雨也成了闺中密友,当莫广平遇害身亡时,同样的也表现得恸不欲生,哪知时隔一年之后突然传出了婚讯,而且成亲的日期就在莫广平的忌日这一天。        ※   ※   ※   ※   ※   「舵主!舵主!您在想些什么?是不是该走了?」   「六月飞霜」一连串的叫声将「笑孟尝」从沉思里唤了回来,对自己的失态不禁哑然失笑道:「今天是怎么啦!尽想着以前的事,都过去那么久了,唉!守节!我们快走吧!我还是证婚人呢!」   这时候,在后院小楼底下的一间大房里,「赛桂英」叶秋雨正看着一幅未完成的字帖,无声的在饮泣着。这里是孟广平生前最喜欢静思、写字的地方,中间和花园隔着一个天井,今天为了作法事,特地在天井上搭了一个棚子,现在法事早已经结束了,亲友们也都散去,只剩下一个老僕妇还陪着在一旁垂泪。她是当年孟广平出生时请来的乳娘张妈,一待就快三十年了;现在她看着叶秋雨悲恸的样子,忍不住上前劝道:   「少奶奶!你就不要太难过了!少爷看到你这个样子一定很心疼的,你已经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了,我去给你热些点心好吗?自己的身体要照顾啊!」   叶秋雨泪眼模糊的环视了整间书房一眼,自从丈夫死后,房里的东西都没有移动过,书桌右手边一个檀木柜子,上面摆满了李家赠送的古玩珍品,柜子后面有一张软榻,被褥依然整齐的摆在那里;左手边则是一个通往楼上卧房的扶梯,她已经有一整年没有从这里进出了,为了避免触景伤情,她宁可从楼外迴廊的通道出入。   这时她答非所问的喃喃自语道:「景物依旧人面非,弃妇顾影意日颓,白玉早拈胡尘垢,岂关檀郎胡不归。……唉!我早就已经不一样了!还在乎些什么?变吧!就让它改变吧!……张妈!叫厨房弄几个菜来!把少爷生前最喜欢的『一日醉』也拿一坛过来,我在这里跟平弟喝一杯……从明天开始,一切就要不一样了!」   交待完事情之后,叶秋雨起身将书案上的东西一件件收进身后的五斗柜里。当她舒坦的吁了一口气时,僕人张妈正好提了个大食盒进来,诺诺的道:「少奶奶!『一日醉』太厉害了!我给您换『女儿红』吧?」   「没事的!我以前跟着平弟尝过,一、两杯没有问题!张妈,你也坐下来陪我喝一杯吧!」   「对不起!我……我不能喝!我那死鬼就是被酒害死的,少奶奶,你也少喝点……」   「那好吧!你先回去休息,东西明天再来收拾吧,这里也该重新整理、整理了!」   张妈走后,孤寂开始从四方侵袭过来,叶秋雨说不出自己现在内心的感受,既怀念亡夫,又担心身负的秘密任务只剩下两天的期限,虽然已经决心要放手去做,但是根深蒂固的亲情、义理、道德……种种压力,压得她心里头沉甸甸的,说放开了,实则是放不开,于是对着满桌的菜餚下筷的少,反倒是酒,一杯接着一杯,不知不觉间已醺醺然趴伏在桌上了。        ※   ※   ※   ※   ※   「桂英!桂英!……」   朦胧间,一个既熟悉又似乎很遥远的呼唤将她从沉醉中叫醒,叶秋雨张开迷离的醉眼,入目依稀就是自己最亲密的丈夫,穿着永远不变的一身白袍,正轻轻的摇着自己的香肩,往日的情景在一瞬间倒流回来,不由「嘤咛」一声,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一下就扑进来人怀里,柔夷紧紧的圈住对方颈项,软绵绵的娇躯不断在对方身上磨蹭,娇声不依的道:   「ㄣ~~不来了!平弟你好坏!又装爹的声音来吓我,人家只是喝了那么一点嘛!……嘻!嘻!你不是说喝一点酒可以助兴吗?……哇啊!你都已经这么硬了!嗯~~坏东西!你又想乘机欺负姐姐啦!?」   叶秋雨边说边伸出一只玉手探向对方胯下,习惯性的像往日一样,隔着裤子握住勃起的肉棒,就不住的搓揉、套弄。   这时候来人一边推拒,一边口齿不清的哑声说道:「桂……英!……停……停手!我……我……是……爹……爹……爹……啊!你……唔~~」   也不知是否没听清楚,叶秋雨放开手中的宝物,两臂一圈,将来人的头拉下来,凑上香唇就是一阵热吻,舌头滑溜的伸进对方的嘴里搅拌,火热丰满的胴体不停的在对方身上磨擦,更不时将私处用力的挤压硬挺的男根,两个紧贴的身躯跌跌撞撞的倒向大柜后的软榻,两张嘴仍然紧紧的粘合在一起。   接着她主动的解开自己的罗裳,袒露出白腻可人的丰腴肉体,趴伏在来人壮硕的身躯上不停的扭动挣扎,一只手也不知何时已鬆开对方腰扎,立即从小腹上叉入裤裆,握住肉棍一下一下的捋动起来,嘴里头开始发出咿咿、唔唔的呻吟。   对方好不容易挣脱了叶秋雨的香吻,喘了一口大气,摇了摇头正想开口的时候,只见叶秋雨已经滑身向下,迅捷地将肉棍从鬆了口的裤裆中掏出来,香舌对着龟头、马眼一阵舔弄之后,顺着棍身刷向囊袋,檀口微张,一下就将两个卵泡儿含进嘴里,又吞又吸,使得来人原本要推向叶秋雨的手,立时改推为抓,紧紧的抓住叶秋雨的螓首,两条腿不停的抖动着,嘴里更呼呼的喘着大气……   突然,他大吼一声坐了起来,探身向前,虎掌一抓、一甩,立时将叶秋雨两条白馥馥的玉腿转了个方向,架在他宽厚的肩胛上,同时两个手掌抓住多肉的臀峰往外一掰,将个大嘴凑向水淋淋的毛屄就又吸又啃起来……   叶秋雨此时头下脚上,两个肥嫩的大奶随着她吹吸的动作不停地晃蕩、摇摆着,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,粗大的男根已顶到喉头,她仍然不停地往内吞噬,好像恨不得整根吃进肚里。而肉屄上被一条火烫的灵舌四处撩弄,使得阴道肉壁快速的蠕动着,不断地向外吐着一股股的浪水……   两人好似各自品嚐着人间的美味,忘情地埋首工作着,室内只听到「嗯~~嗯~~」、「啧!啾!」的声响。终于男人轰然一声仰躺在床榻上,两脚一勾,圈住叶秋雨的头颅,屁股死命的往上一抬,肉棍一阵暴胀、脉动,强劲的阳精喷射而出,量多得叶秋雨来不及吞嚥,溢出了嘴角,顺着仍在抖动着的肉棒往下直流……   这时候叶秋雨只差了一点就到高潮,不安地扭动着肥白的圆臀,小嘴更卖力地含住半软的肉茎不停地吞吐。当她见到肉棍已恢复生气,有了一定的硬度时,不由得欢呼一声,坐起身来,半跪着一条玉腿,用两根玉指剥开淫穴的蜜唇,对準了矗立的肉棍,「吱!」的一声套坐下去,硕大的龟头挤得阴腔满满的,立时「嗯~~」的一声,发出满足、舒服的呻吟,接着一下下地耸动起来。   不一会儿已是娇喘吁吁、香汗淋漓,于是回转身形趴伏在男人的胸膛上,对着他耳根媚声撒娇道:「ㄣ~~平弟你好坏!看见人家这么辛苦都不理人。起来嘛!好人!……姐姐的骚屄痒死了!来嘛!亲汉子!姐姐要你肏嘛!……」   男人似是受不了她这种呢侬软语,一个翻身将叶秋雨压在身下,将她的两条玉腿高高抬起,再屈折向头的两侧,腰臀同时使劲,将壮硕的肉茎往下一戳,便快速抽插起来,真是下下尽根、次次到底,直把个叶秋雨肏得淫水四溅、浪语不绝,阴精丢了再丢……   终于在极度亢奋、昏沉中,两条赤裸的肉体紧紧的交缠在一起,互相洩出了体内的精华,相拥着进入梦乡。   沸腾的慾火逐渐冷却,深秋的凉意开始一寸寸地侵袭着裸露的肌肤,「笑孟尝」在酣畅的解放睡眠中感到丝丝的寒意,下意识地伸出手去要拉一旁的被子。这时怀中冰凉、滑腻的肉体起了一阵蠕动,好像也是禁不住寒冷,硬要往他怀里挤来,他嘴角不由得泛起一丝笑意,呓语着道:   「瑛姑你……怎么……把被子给……踢掀了?……冷吧?……嗯?」同时一只蒲扇般的大手抚上女人高翘多肉的臀部,不停的搓揉、抓捏……   突然,笑意冻结在他的嘴角,手边的动作也停了,眼睛倏的张了开来,他就这样一动也不动的躺着。在一片昏暗中他却看的格外清楚,承尘上一只蜘蛛正忙碌的勾结着大网,一条条的蛛丝恰似一缕缕的回忆,片刻间已让他拼凑起完整的图片……   在李家姑奶奶的闺房里,久未谋面的云姑藉词屏退众人,哀哀的向他述说婚姻的不幸,还出其不意的裸露出依然丰莹、妖袅的胴体,展示她洁白的背臀上一条条明显的鞭痕,最后竟扑入他的怀里,尽情的述说积藏多年的爱意,同时更明白的表示愿意以肉体来慰藉他鳏居的寂寞,还主动的拉着他的手去抚摸她软滑、肥胀的丰乳,当时弄得「笑孟尝」尴尬万分,费尽心思才狼狈的逃离这个粉红的盘丝洞穴,虽然真正作到了「坐怀不乱」,但是,蛰伏已久的情慾却在不知不觉间已被挑开一个缺口。   而在婚礼上,更让「笑孟尝」想不到的是:新娘子李如琳当场希望认他作乾爹,一时之间他也变成主角,接受宾客们一杯杯的道贺,到筵席结束时,他已是玉山将倾,摇摇欲坠。   但是稟着一丝理智,他硬是推辞了李家留宿的邀请,因为,望着云姑那热切的眼神,他知道:只要今晚还在李府,那必将「一失足成千古恨」,所以,在回程的路上,当「六月飞霜」易守节很纳闷的问他为什么不愿意留下来时,他只能苦笑着无言以对。   路上的寒风吹走「笑孟尝」不少醉意,到家后本已睡下,却因为酒精的作祟头昏脑痛,更由于今日的遭遇而思绪起伏,想起今天是爱子的忌日,便又披上外袍,摇摇晃晃的走到儿子的书房来。一进门就看到媳妇「赛桂英」伏案而睡,便怜爱的想摇醒她,哪知道媳妇迷糊间错把自己当成丈夫,一下就扑了上来,将丰腴的胴体在怀里不停地磨擦,还把玩不听话挺翘在那儿的肉茎。   被压制的肉慾一下奔放起来,但是理智仍然让他伸手想推开媳妇的纠缠,偏偏这时候「赛桂英」抬起如花的娇靥,娇笑着凑上嘴来,那模样活脱脱就是自己魂思梦萦的爱妻独孤瑛红,一时之间两张美丽的脸庞不断地交叉、重叠,交叉、重叠……   最后「笑孟尝」已分不清「伊人何人?今夕何夕?」了……   事实已经再清楚不过,「笑孟尝」的身躯不由起了一阵阵的颤抖,但是他的心里仍然存着一丝侥倖:认为这是一个梦,于是吃力地缓缓转过头去。朦胧中,入目一张清丽如水的脸蛋,被垂散的长髮遮住了大半边,但是那水葱似挺直的鼻樑、红滟微翘的樱唇是那样的熟悉,不正是自己疼爱的儿媳?   一下子热泪就涌了出来,「笑孟尝」「虎!」的翻身坐了起来,面向着大柜子的方向,微仰着头,任凭泪水不断的滑下,心中暗暗吶喊道:   「莫尚义啊!莫尚义!父母给你取名尚义,今天你却做出这等败德、丧义的事,如何统领会中兄弟?死后又如何面对九泉之下的父母、妻子和爱儿?」思虑至此,便毫不犹豫的翻掌对着天灵盖一拍而下……        ※   ※   ※   ※   ※   感歎一言:   故事情节走入支线之后,好像反应不是很好,让我的自信心开始有点动摇,写起来也不怎么带劲,也许Oyrong兄说得没错,应该专心的写出骆冰的风骚,但是如此一来想完成一部中、长篇的着作,主干一长就显得单薄,恐怕难以持久,网友们提点意见,大家参考、参考吧!   这一段情节还有一章就可以结束,总要「有始有终」嘛!其实若按照我的构思,这一段是非常关键的一个起承转合点,唉!可惜「曲高和寡」啊!